欢迎访问济南新闻网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招商加盟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美食文化 名人动态
时事观察 女性健康
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
大型活动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观察 >

25年前震惊全国的金库劫案劫匪落网!杀害3人

时间: 2020-05-08 12:29 作者:济南新闻网 来源:未知 点击:

潜逃25年,沙市“12·17”金库劫案劫匪被押解回荆。图据@荆州发布

5月7日,湖北省荆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通报了25年前震惊全国的沙市“12·17”抢劫银行金库案劫匪近日被押解回荆相关详情。

据通报,1995年12月17日凌晨,荆州市江津中路41号沙市农村信用联社发生一起特大杀人、抢劫、纵火案,3名值班人员被杀死,存放于金库的230多万元现金被抢走 

1998年4月11日刊登在《荆州日报》头版的通缉令

案发后,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区分局迅速展开侦办工作。1998年4月,作案人之一江某落网(已执行死刑)。同年6月,同案犯刘某某畏罪自杀。另一同案犯刘某潜逃。

1999年1月30日《荆州晚报》深度报道

25年来,荆州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嫌疑人刘某的追捕,不断获取刘某相关资料上报公安部,作为A级逃犯进行通缉。

2020年,荆州公安强力推进“云剑行动”,加大了命案逃犯追逃力度。5月5日,荆州警方从安徽省马鞍山市警方获取一条重要线索,立即组织专班进行研判比对,最终确定刘某藏匿地点。

随后,专班民警迅速与安徽警方联动,于5日19时30分,在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将刘某抓捕归案。

目前,嫌疑人刘某身份已核实,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1998年4月11日《荆州日报》头版头条报道

1999年1月30日《荆州晚报》报道节选:

江运华落网记

——轰动全国的银行大劫案侦破始末

★★★雨夜劫案

晨雾弥漫,烟雨苍茫。古城荆州被裹上一层朦胧的外衣,似乎显得神神秘秘,此时是1995年12月17日凌晨4时20分。

“失火啦,快打119!”急促的呼叫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几名行人循声望去,只见位于江津中路的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上空突然窜出一条火龙,刹那间浓烟滚滚,映红了半个天空。

救火车一路蜂鸣般地赶到现场,高压水柱很快压住了火势。消防队员在清理现场时却惊奇地发现了三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进一步勘查,他们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乖乖,金库厚重的双层铁门居然被割开了一个40厘米见方的大窟窿,库内装现金的铁箱多个被撬开。显然这不是一般的火灾。

警车一辆接一辆地开到现场。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侦人员经鉴定,确认死者为金库守库员曹伟、陈绪川和门卫施金木。信用社经清点证实被劫现金为228万元。

此案无论从被杀人数上,还是从被抢劫金额上都堪称1995年全国同类案件之最。

★★★寻踪觅迹

按照联社保卫部门安排,案发当晚的守库员应是3名,即除了曹伟、陈绪川外,还有领班张某。但奇怪的是,张某在案发后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无疑是个天大的疑点。12月19日,专案组在河南省新乡市找到张某,并带回审查。

原来张某在担任守库员的同时,暗暗干上了第二职业。12月16日晚,他应河南朋友之邀,前去做一笔生意,不想惹出一身麻烦。

“那你为什么不请假?你早不走晚不走,为什么偏偏在出事的节骨眼脱岗出走呢?”审查警官紧追不舍地问。

“16日晚上8时,我拨通了金库的电话,准备请假,但没有人接!于是我便乘17日凌晨1点的客车离开了沙市。”

这又是难以查证的话,谁来证实张某究竟打过电话没有呢?还有,从他离家到上车前有近8个小时的空隙,其中有5个小时与作案时间重合。这会不会是一个内外勾结的案件呢?围绕张某排查其社会关系,疑点有增无减。

然而这个极具希望的线索,随着调查的深入而逐渐化为泡影。张某他们最终因不具备作案时间而被逐一否定。

★★★ 防线崩溃

1998年3月30日,沙市区公安分局朝阳派出所户籍民警钟琦获悉一条重要线索。家住朝阳新区五星三村的无业人员江运华近期出手大方,经济反常,又是买汽车,又是买房子,有暴富迹象!

当年4月3日下午,江运华涉嫌盗窃轮胎被警方传唤,起初,对于自己经济来源的询问,江运华避重就轻,甚至主动承认了盗窃轮胎,对经济来源还是支支吾吾。

彭先堂所长愈加觉得此人可疑,加紧审讯。随着江运华的谎言一一被戳破,他的心理防线也在逐渐崩溃——

“我算服了你们这些民警了,农业银行是我伙同刘昂、刘焰勤抢的,我都给你们抖了吧……”

此时,时针指向7日凌晨2时。

江运华一口气交待完毕后,彭先堂让江运华将作案现场画个草图,江运华几笔几勾,银行金库室、看守人员住处、包括几道门的方位竟活龙活现,与现场丝毫不差。

惶惶不可终日的刘昂、刘焰勤得知江运华进了公安机关后,如同惊弓之鸟般仓皇逃窜。

★★★精心密谋

1995年的一天清晨,江运华独自骑车路经江津路沙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时,突然发现门前停着几辆汽车,许多人从里向外搬着铁箱忙出忙进。“这铁箱里莫不是装着现金?难道这里是个金库?”

江运华猜得的确不错,这里正是一座存放着4个信用社、1个办事处外加联社6个单位现金的金库!

现年38岁的江运华常感命运对他不公。他是被同事们公认的“聪明能干有本事”的人,可混了半辈子,先后调换过5个单位,却一直没能搞到钱发到财。眼下见到这交通要道上的金库,不禁触发了他欲发财的罪恶的神经:“这金库并没有想像中的戒备森严,如果想搞一笔钱,应该是不难得手的呀!”

想到这里,他索性转到联社对面的马路上目不转睛地驻足观察。眼看着运钞车已徐徐启动,他还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然后便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急急忙忙跑到沙市张家二巷刘昂家,向这位过去的邻居、同事兼密友报告好消息:“今天我发现了一个金库,我想……”未等江运华把话说完,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刘昂立即吐出一个字“抢!”

“就我们两个恐怕势单力薄,不如叫上我们的‘老庚’刘焰勤,三人共同发财吧!”

江运华、刘昂、刘焰勤堪称臭味相投的把兄弟。他们都同生于1960年,从小又是街坊,在一起长大,因此,彼此的习性、处事方式都颇为一致。三人当场一拍即合。

当天下午4时许,三人便早早地守候在沙市农村信用联社门口实地观察,果然,见一辆辆汽车陆续卸下一个个铁箱后离去。从此,他们三人几乎每天都到实地踩点,对金库的内外环境,值保人员基本上达到了烂熟于心的程度。于是,一场惊心策划的罪恶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

1995年初,刘昂在拉丝厂附近闲逛,看到一间空着的房屋,“这不正好用来藏匿作案工具么?”当即,他花了200元一口气租了下来。1995年9月26日晚,江运华三人窜至沙市区胜利街一工地,盗走露天停放的三菱牌微型货车一辆。

对锁颇有研究的刘焰勤提议,金库必须用氧割。可是谁精通氧焊呢?三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江运华揽起了这个活:“以前我看到别人烧过氧焊,虽然不精,还是可以对付吧。”

1995年10月4日凌晨,刘昂等人窜至原沙市棉织厂机修车间盗得部分气割调设备和其它工具,并顺手牵羊将该厂刚买的一台空调机盗走。

为了保证作案时现场不留痕迹,三人绞尽脑汁,多次密谋解决攻克“毁证”难关。最后决定用汽油焚烧现场,用女人的长丝袜改做面罩。

江运华等人磨刀霍霍,一切在他们看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走向灭亡

1995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江运华、刘昂、刘焰勤认为作案的时机已经成熟,便匆匆潜入现场二楼,脱掉鞋子,准备直奔一楼行凶。突然,金库里有个守库员出来去上厕所,负责打头阵的刘昂一看势头不对,唯恐暴露目标,便悄悄关好二楼的窗户,向同伴们打出赶快撤离的手势。

作案未遂,三人悻悻地往回走,江运华埋怨刘昂说:“你是不是胆子小,怕杀人?”见刘昂不吱声,江运华和刘焰勤纷纷给刘昂打气:“要想过快活日子,就要心狠手辣!”最后三人约好,“下次逮着机会,千万别手软!”

1995年12月16日晚上8时,北风呼啸,小雨淅沥。江津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此乃天助我也,今天不抢,还待何时?”江运华将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说了一声“走!”

三名穷凶极恶的歹徒携上凶器,绕到沙市农村信用联社后院垃圾箱处,翻窗进入二楼住户的厨房,然后直扑一楼金库值班室。此刻金库保卫人员曹伟、陈绪川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电视。曹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做了刀下亡灵。陈绪川从余光中看到有人进来,猛地一回头,正待叫喊,三人猛扑上去一阵乱刀,陈绪川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值班的门房施金木听到金库内有响动,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看个究竟,但为时已晚,没有人性的歹徒此时已冲进屋内,扑向施金木老人。老人大喊救命,刘昂操起斧头照准施的头部就砍。不想慌乱之中,刘昂将斧头拿倒了,锤了几下,施金木仍在大声呼救。江运华见状,大骂刘昂“熊包”,就势夺过斧头,一下子将施金木老人砍死在床上。

其后,他们剪断了报警器电线。就在这时,值班室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江运华拿起听筒,但不敢接,于是将话筒摘下放在桌子上。

“这电话八成是另一个保卫人员打来的。”江运华对同伙说。

“对,我们每次踩点,看见的都是三名保卫。”刘焰勤附和着说。刘昂受不了三具尸体的血腥味,肚里翻江倒海直想吐,于是他在值班室找到钥匙,打开后门独自出去镇静一下心情。江运华、刘焰勤则潜伏在现场,等待第三名保安的到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名保安还没有露面。江运华不免有些心慌起来:“他该不会报警去吧?我们必须马上撤离现场。”

快到手的金钱,他们岂肯就这么轻易放弃?江运华将值班室后门虚掩上,然后找来一根木条顶在门上做了暗号。

江运华、刘焰勤出去找到刘昂,一边互相壮胆,一边在现场附近“转悠”。

凌晨1时左右,三人返回现场。“你们看——那木条没动。”江运华心喜若狂地叫了起来。三人急急忙忙回到租住地,用汽车运来作案工具。江运华操起气割枪,将金库大门割了一个大窟窿。刘焰勤钻了进去,将铁箱一口口撬开,然后倒进江运华在洞外撑着的口袋里。刘昂则负责用洗把将现场留下的脚印擦干净。

凌晨4时许,东方泛白。江运华催促道:“不能再搞了,再搞天就亮了,两个蛇皮袋和一个麻袋都装满了。我们必须赶快撤离。”江运华将汽油泼在现场,正准备拧开氧气瓶阀门,让其爆炸时,刘昂担心地说:“要是我们还没来得及撤离就爆炸了,那我们不都完蛋了?”江运华觉得刘昂说得有道理,想想也是,冒这么大的风险不就是要享受么?无奈,只得放弃了这个危险的选择。

江运华迅速点燃打火机,向三具尸体扔去。火苗遇到汽油一瞬间变成了熊熊大火。

也许是忙中出乱,江运华等三人溜出门外,钻进汽车里,满载赃款的汽车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气得江运华大骂二刘“混蛋”。“车子停在家里半年了,让你们换电瓶你们不换!真他妈只会吃干饭。”二刘吓得不敢吱声,只得拼着吃奶的力气去推车。借助下坡的惯性,汽车居然“突”的一声发动了,三名歹徒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作案20天以后,他们见无人怀疑,便躲在刘焰勤家里平分赃款,各得大额现金70万元。小票及零散现金则大致估堆,量厚度每人一份。

后来,他们将部分作案工具及赃物趁夜深人静时丢进了长江、沮漳河和碧波湖。

根据江运华的交待,公安机关迅速出击,追回了大批赃款,并获取了有力的证据。

与此同时,江运华还交待了抢劫振兴信用社18万元大案、荆州东门摩托车门市部抢劫案及多起盗窃案。

6月18日,外逃2个多月后的刘焰勤深夜潜入沙市被我公安干警包围,刘焰勤自知罪孽深重,服毒自杀身亡。现仍在逃的刘昂无论跑到哪里,都难逃覆灭的下场

(责任编辑:济南新闻网)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hongduwenhu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济南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407263902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