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济南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政新闻 >

郯城村民被骗40万元货款难立案夫妻讨债被追砍

时间: 2019-08-05 19:59 作者:314127396 来源:未知 点击:

邵兵

  47岁的陈同雨是临沂市郯城县马头镇西爱国村的村民,原本和爱人孙现侠做花生生意,生活平静富足。然而,因为遭遇一场精心设计的“板材骗局”,他不仅赔上了全部身家,还有40多万元货款难以追回,背负巨债。“被骗以后,我曾向郯城县马头镇派出所报警求助,我得到的答复是,‘系经济纠纷’不予立案。”陈同雨说。今年3月7日,夫妻二人在上门讨要货款时,遭遇欠款人陈同彬持刀追砍,引发血案。

  遭遇精心设局,投资扩大生产的钱被坑光

  西爱国村位于郯城县城西北,隶属于马头镇,原名崖上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更名爱国村。九十年代以来,家家户户做起了花生米收购或烘干生意。近年来,和大部分村民一样,陈同雨一家紧抓电子商务契机,通过淘宝等网络销售渠道做起了“五香花生”买卖,生活逐渐奔小康。2018年初,他攒足了资金,准备扩大生产,却遭遇了人生的转折。

  陈同雨记得,那是在去年初,当得知他要投资扩大生产,常年在临沂开家具厂的本村人陈同彬找到了他。“他的意思是,让我把钱投到做木材加工上来,承诺每方木材给我300到400元的利润,别的什么都不用管”。就这样,陈同雨把20万元资金转投到了木材加工上,还按照陈同彬提供的全国各地的木材供应商,打去了50多万元的货款。

  “按约定,我只负责板材加工,所有的货全部由他收购。”陈同雨告诉记者,他当时也犹豫过,毕竟虽然和陈同彬是同村人,但已多年不打交道了,“为什么一听说我要搞投资,他就来了。”陈同雨说,为了骗取他的信任,陈同彬先后带他到贵州瓮安、江苏睢宁、陕西汉中“实地考察”。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让陈同雨大跌眼镜。

  2018年5月,在陈同雨又垫资22万元货款以后,陈同彬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不再按照约定向他支付货款。陈同雨多次催促,对方各种推脱,就这样,连同投资和未结算的40多万元货款,陈同雨损失了六七十万。

郯城村民被骗40万元货款难立案夫妻讨债被追砍

  图说1:曾参与调解的西爱国村“老族长”陈德环见证了刘文松承认做伪证的事实。

  多次讨要货款无果,陈同雨找到了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族长”陈德环调解。然而,在陈德环调解过程中,却出现了另一段插曲——陈同彬一口咬定,是因为陈同雨偷卖了30方木材给做家具生意的刘文松,所以才拒绝支付货款。对此,陈同雨表示“很冤枉”,“我根本就不认识刘文松,更谈不上偷卖木材”。在“老族长”的陪同下,他们几经辗转找到了素未谋面的刘文松。在众人的见证下,刘文松如实讲述了陈同彬带着礼物上门找他做假证的全过程,并表示“真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事。”

  陈同雨告诉记者,经过了解,陈同彬以相同手段骗过的人不在少数。常年在临沂做生意的南方人周瑞旺,曾在2015年被陈同彬邀请合伙开工厂,但仅仅五个月后,同样遭遇了翻脸,赔进去了10多万元,“他这个人说话很豪爽,看上去挺义气,所以跟他合作的人很少会设防,也没有签订书面协议,最终大都上当受骗,实际上就是布好的局。”

  求助警方未获立案,夫妻上门讨债遭持刀追砍

  意识到被骗以后,陈同雨曾多次到郯城县马头镇派出所报案,警方答复“经济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

  2019年3月7日,得知陈同彬回到了西爱国村的老家,陈同雨夫妻前去追要货款。“他一看见我们,就拿着方木向我们砸,并且拿出菜刀就要砍我”,陈同雨躲过了追砍,行凶者转而砍向孙现侠。在面部遭遇拳头打击后,孙现侠歪头躲过来砍下来的菜刀,后背却结结实实挨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晕倒过去。而这个过程,被监控记录全程拍摄下来。郯城县第一人民医院诊断显示,孙现侠背部伤口长达10厘米,右侧第8后肋骨骨折。后经伤情鉴定为轻伤二级。

  

  图说2:陈同雨、孙现侠展示被砍伤时的血衣。如果不是穿得厚,后果更为严重。

  砍人案发生两个多月后的5月29日,陈同雨等到了郯城县公安局不予立案通知书,认定“陈同雨被诈骗案,没有犯罪事实”。

  陈同雨告诉记者,从向警方报诈骗案,到砍人事件的发生,他对马头镇派出所的一些做法表示质疑。“砍了我们以后,如果不是我家人强烈要求,警方就没打算调取监控。也没有对陈同彬采取任何强制措施。”陈同雨表示,“砍完人后,陈同斌连夜把工厂的货也搬空了”。

  陈同雨认为,伤情鉴定出来后,警方对陈同彬的抓捕过程也较为消极。曾有一次,在获知陈同彬回到老家后,他当即拨打了报警电话,但警方人员赶到现场后,并没有入门抓捕,“当时人就在家里,警察不进去,还非让我进去抓人,我有什么权力抓人啊?”期间,陈同雨一家人曾多次催促马头镇派出所民警抓人,他们得到的答复是“已经在网上通缉”。事实上,这期间陈同彬并未逃跑,不是在家就是在工厂。后来,直到陈同雨获得了陈同彬在临沂兰山区的工厂消息后,通过向兰山区警方报案,当地公安机关将陈同彬抓捕归案。

  经济纠纷还是诈骗案件,成争议焦点

  有关法学专家指出,现实司法实践中,无论是公安机关还是公民个人,对一些案件是经济纠纷还是涉嫌诈骗,仍然存在边界模糊和认定偏差的情况。诈骗的主观目的是非法占有,客观手段中,采取的是欺骗或隐藏事实的手段,而经济纠纷则不是。专家认为,一般经济纠纷属于民事纠纷的一种,不会涉及到刑事犯罪,但也不排除行为人在一开始就具有非法占有对方财物的目的,这种情况则应被认定构成诈骗罪。

  本案中,陈同斌从鼓动陈同雨投资,到伙同刘文松虚构事实做伪证,以及此前的先例等,一系列行为具有明显的预谋和计划,既有主观恶意,又有客观后果,涉嫌犯罪的特征较为明显。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对于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公安部曾经发出《公安部关于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公安部关于严禁公安机关插手经济纠纷违法抓人的通知》及《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加以规范。警察不干预经济纠纷是铁律,上述规定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在实践中,个别基层公安机关办案人员,以“经济纠纷”为由不予立案,造成负面影响,甚至事态升级的案例并不鲜见。较为著名的事件如“聊城于欢案”,公安机关初期介入认定为“经济纠纷”存在较大误判,从而引发命案。

  律师认为,现实司法实践中,基层公安机关警力不足、基层办案人员压力较大症结依然存在,但基层警员必须强化法律素质和业务本领,才能提高辨别普通经济纠纷与犯罪的办案能力,积极发挥“和谐助推器,矛盾减压阀”的重要作用,防止普通社会矛盾的升级,预防和减少群众生命财产损失和信访事件的发生、诉讼案件增长。

  陈同雨告诉记者,目前陈同斌故意伤害案正在审判阶段,他也委托律师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请求。对此,被告方曾通过多种渠道请求调解,陈同雨认为,调解的前提一定是把欠他的货款结清,如若不然,即便是伤人者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他的货款损失也难以追回。他表示“实在不愿走谁都不愿走的信访之路”,希望媒体继续关注此事,让恶势力得到应有惩罚。

转载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19dac4c8201030bte.html

  (完)

(责任编辑:济南新闻网)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http://www.hongduwenhu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济南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407263902为你服务